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设计前沿
盘点2021年值得关注的公共艺术作品
文章作者:网站编辑        信息来源:包豪斯网         发布时间:2022-01-17

2022年伊始,艺术家们又开始了新一年的创作。在期待新作到来之前,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在过去的一年里,那一股在全球各地兴起的公共艺术新吧。从迷人的灯光秀到巨大的青铜雕塑,这些公共艺术作品反映了世界的变化和那些我们共同关心的议题。那么就来细数一下在2021年有哪些公共艺术让我们眼前一亮吧。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包裹凯旋门》

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包裹凯旋门》1961-2021年 法国巴黎 图片来源:艺术家网站

《包裹凯旋门》是艺术家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的遗作,这件公共艺术作品用2.5万平方米的银蓝色可回收聚丙烯织物和3000米的红绳包裹了法国的标志性建筑物——凯旋门。这一被认为是2021年最重要和最引人注目的公共艺术作品,将600万次现场观众以及全世界人们的目光吸引到了法国巴黎。这是一件非常野心勃勃的作品,艺术家在1961年就开始构想这件作品了,但实施起来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也在最开始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在去年克里斯托去世前,他同意这件作品实施,因此我们得以在今年看到凯旋门真的被包裹了起来。

为什么要把凯旋门包裹起来呢?凯旋门的象征意味无比强烈,导致很多人被其吸引了过多的目光而没有去思考艺术家为何要选取“包裹”的手段来创作作品。其实在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的艺术生涯中,他们包裹起来的物品又何止是凯旋门呢。他们用包裹的方式去除了日常用品的功能性,用以保存作品,也想要赋予其艺术性。在1985年克里斯托曾解释过他们为何要将巴黎新桥(Pont Neuf)包裹起来:“我们想要将其从一座建筑,或者启发艺术家灵感之物,转变成一件艺术作品,一个艺术时期。”在36年后,艺术家已经去世的今天,我们又该怎样看待将公共空间的建筑物包裹起来这样创作艺术的方式呢?其中的内涵值得我们去深思。


 

Wangechi Mutu 《我在诉说,你在聆听吗?

Wangechi Mutu 《我在诉说,你在聆听吗?  美国旧金山 2021年  图片来源:artsy网站

在旧金山的荣誉勋章博物馆前有来自非洲艺术家Wangechi Mutu的四件雕塑作品《我在诉说,你在聆听吗?》。这几件作品在博物馆前的庭院里,那里有罗丹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思想者》。艺术家自己的雕塑作品环绕在《思想者》周围无可避免承受着来自现代主义大师的巨大压力,并且被与之相互比较。无疑来自肯尼亚的Wangechi Mutu是不缺乏勇气的,他将自己的作品与艺术史中的经典作品并置,一者代表着非洲未来主义、后人文主义、东非神话,一者代表着现代主义,来自不同时代艺术家的作品位于同一物理空间中,相互之间有没有一些联系?艺术家怎样在公共空间找到自己作品与罗丹作品之间的平衡?这些问题都引发着观者对于艺术史的重新思考。


 

鲁本·帕特森 《凯拉希指南》

鲁本·帕特森(Reuben Paterson) 《凯拉希指南》 2021年 奥克兰美术馆 图片来源:artsy网站

“鲁本·帕特森的公共艺术作品《凯拉希指南》是一个10米高似乎正在驶向天际的“瓦卡”(独木舟),由595个彩虹水晶制成,从奥克兰美术馆的大门旁的水池边垂直上升,如一座海面上的灯塔一般伫立着,周身折射着炫目的光,也像是夜空中令人迷醉的星系。水晶雕塑的灵感来源于毛利人传说中的幽灵瓦卡,这一幽灵在1886年塔拉韦拉火山爆发前10天曾出现在塔拉韦拉湖。悬浮在美术馆前院的水池上方,壮丽的瓦卡仿佛可以载着我们航行到之外的世界,并从星星中穿越浩瀚的太平洋到达奥特罗亚。此外,在危机时期,它为奥克兰带来了慰借,并代表着人们的希冀,那就是得以继承先人遗志,掌握驾驭动荡和重大变化的力量,去引领自己的人生航线。

 

Ugo Rondione 《孤独词汇》

Ugo Rondione 《孤独词汇》2014-2021年 奥克兰美术馆 图片来源:奥克兰美术馆官网

2021年“孤独”可以说是一个高频出现的词汇,这也是瑞士艺术家Ugo Rondinone的公共艺术作品想要表达的。在奥克兰美术馆中,艺术家改造了美术馆的一面玻璃墙,将其做成了一整面彩虹色的透明墙,在门口的地面上散布着一些手工制作,真人般大小的小丑。每一个小丑都有着不同的动作和表情,在一天中随着日升日落光线的变化,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在新冠疫情下,这些小丑的表情似乎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似曾相识。那些孤独、无聊、疲惫、自省和奇迹,构成了我们的一个个切面,如彩色的玻璃一般映射在了小丑的面孔上。

 

Lulwah Al Homoud《无限蓝》

Lulwah Al Homoud《无限蓝》2021年 利雅得 图片来源:artsy网站

艺术家Lulwah Al-Homoud的作品《无限蓝》将伊斯兰艺术与数学原理相结合,呈现出了一片蔚蓝色之上的各种变化。这件作品是一年一度的努尔节(Noor Festival)的一部分,这是在利雅得多个地点展出的灯光和公共艺术的节日。《无限蓝》提供了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在进入这一装置作品后,观众仿佛进入了一个宇宙之中。这种特殊的蓝色经常出现在Lulwah Al-Homoud的作品中,艺术家说这是一种“在日出和日落祈祷时天空中可见的色调”。在装置作品的影像中充斥着这一种蓝色,又模仿了地球绕着太阳的旋转,象征着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的希望,也代表着黑暗即将结束我们将要迎来光明的未来。

 

多位艺术家 《Circa 20:20》

多位艺术家 《Circa 20:20》 2021年 伦敦 图片来源:artsy网站

这件作品是一个数字公共艺术和文化项目,每天在全球各地的大屏幕上固定时间播出,包括伦敦的Piccadilly Circus Light Screen,特别是2021年10月艺术家们围绕“我们现在将何去何从?”展开了创作。在这一项目中,有很多的艺术家以艺术、诗歌、音乐等来带了深刻的思想,以虚拟的屏幕反映出真实世界中的种种问题,并且思考着人类的永恒命题:我们从何而来,将去往何方?


Emeka Ogboh 《一切终将过去》

Emeka Ogboh 《一切终将过去》2021年 德国法兰克福 图片来源:artsy网站

在艺术家Emeka Ogboh的公共艺术作品《一切终将过去》中,他在一艘船上搭载了多个声音装置,让这艘船一直在七月到十月之间游荡在法兰克福的河流中,不断播放着声音和音乐。艺术家想要以这一作品来提出疑问:在流行病和危机肆虐的当下,很多音乐和艺术都失去了存在的空间,当一起发声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他想要思考的是在疫情下艺术存在的意义,艺术能否直面社会中的跨文化、公平、人类的共存和未来等问题。


盐田千春 《我希望》

盐田千春 《我希望》 2021年 图片来源:MY MODERN MET

进入空间后,盐田千春作品里的红线似乎连接了一切,头顶是一片鲜艳的红线编织成的天空,绵延而下像是无休无止的蜘蛛网,无数的信件与两艘船被网络在其中。这就是盐田千春的作品《我希望》,在这件作品中由1万封来自世界各地观众的信件、两艘船和无数红线组成。盐田千春让观众在信中写下自己的心愿,于是这些信件便成为了艺术家作品中愿望的海洋。 金属构成的船只只有骨架,也都淹没在愿望之海中,船头倾斜向上,似乎正在驶向未知的前方与人类史诗般的未来。错综纠葛的红线让人想起血管系统,如迷宫一般,似乎宛如人类的未来一般让人看不清方向。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信件,以不同的语言文字共同诉说着自己的愿望与期许,不同的个体和文化在同一物理空间相互交流与融合。


 

Daan Roosegaarde《生长》

Daan Roosegaarde《生长》2021年 图片来源:Floornature网站

荷兰艺术家Daan Roosegaarde善于将尖端科学与社会、艺术结合在一起。他最新近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生长》以红蓝两色灯,将一片两万平方米的韭菜田变成了未来景观。作为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艺术家驻留计划的一部分,该装置旨在突出农业、农民以及科学发展的重要性。“小时候我从不呆在家里,总是出去大自然中玩耍,还有建造树屋,我非常习惯于以创造性的方式去改变我周围的世界。我想要在艺术中保留下这种天真但美丽的想法,为世界增添一些美好的事物。”Daan Roosegaarde的作品《生长》强调了农业系统创新的重要性,同时创造了一种有助于植物更可持续生长的设计,赋予了“农业文化”一词新的含义。这一光装置不仅具有优美和充满诗意的视觉效果,还能够在减少杀虫剂使用50%的同时促进农作物的生长。艺术家并不是去建造一个乌托邦的世界,而是通过艺术与科学相集合后,想要促进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相处,并改善我们周围的世界。(作者:Artsy编辑 编译:孟孟 文章来源:artsy)

手机二维码地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投放 | 免责申明 | 专家引进 |

版权所有©2014-2020丨北京包豪斯文化艺术院丨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14-2020丨www.bhscn.net 丨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4227号-1